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网,中国高端私人订制旅游品牌之一!始于2003年  登录 | 免费注册

028 85067800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四川旅游 > 甘孜州旅游 > 德格印经院

德格印经院


德格印经院,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藏传佛教印经中心之一。设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城东欧普龙山沟口。原是著名的德格土司官寨所在地。清雍正七年(1729),被尊为法王的第十二代德格土司却杰·登巴泽仁,为发展佛教,在其家庙贡钦寺内另建佛殿,刻版印经。其子杰色·索朗贡布继位后,又大兴土木,加以扩建,前后历16年始具规模,原名为德格贡钦寺印经院。   
贡钦寺是萨迦派的主要寺院。经院中萨迦派的著述虽占有重要地位,但该院所刻印的佛教典籍,并不局限于萨迦一派。除各派共同的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丹珠尔,以及适合中派研习的《续部全集》和《修法大全》外,既有萨迦派的《道果释义》,也有宁玛派的《续藏》、噶当派的《父法子法》、觉囊派的《百行论》等,甚至也不排斥本教的《黑白花龙经》。印经院还收藏一部分个人文集的书版,其中虽以萨迦派的居多,如《萨迦五祖文集》、《萨班·贡噶坚赞文集》和《发思巴文集》,但也不拒刻其他教派高僧的文集,如《宗喀巴文集》渡江分前刻、续刻等。印经院还大量刻印各派学者的著作,涉及到佛教哲学、历史传记、地理方志、医药、历算、语文、诗词等多方面的内容,既不囿于一家之言,又不拘泥于宗教经论。

位置: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城东欧普龙山沟口

简介
印经院共积有21万余块经书刻版和少量佛教画版。除少数书版的卷末只刻一面外,其余都是两面镌刻。刻版所用木材,采用坚硬的红桦树。木版先用火熏,烘去湿气,再在阴凉处晾干,使之不易变形。印经院历来注重刻版质量,笔划雕深刻细,别有风格,而在刻书之前,对文字工作尤为重视。负责校雠书稿和缮写的印经院秘书,都是博学之士。   
该院最早刊刻的《三体合璧般若八千颂》,雕镂精致,硃砂刷印,是所藏经版中的精品。印经院创始人第十二代土司主持镌刻甘珠尔时,曾收集当时流传的版本,聘请八帮寺著名学者司徒·却吉迥乃整理,精心审阅校订。历时5年,共刻经版33748块;丹珠尔的刊刻历时7年,共刻经版64512块。这部德格版藏文大藏经,闻名于世,并使印经院由此享有盛名。   
此外,印经院还藏有不少其他珍贵的书版,如西藏医学的经典著作《四部医典》,是印经院创建时最早完成的一批刻版。又如《汉区佛教史》、《印度佛教史》(多罗那他著)等,不但是研究汉藏关系和印度古代史的难得资料,其书版也极为稀有。这里是藏族地区藏版最多的印经院,被誉为藏族文化宝库。    
印经院位于德格县城中央,据说围着印经院绕满一千一百一十一圈就可算修行圆满,因此不管是开馆还是闭馆都有无数虔诚的民众在印经院的四墙下转经。同时又因为这一带人气很旺,在印经院周边就聚集了不少商铺及流动的小贩,也许在他们那里你能找到你心仪的纪念品。
“德格印经院不仅仅是印刷厂,它还是藏文文献档案馆、康藏文化博物馆、雕版印刷技术的活化石、学术文艺交流中心……在全世界它也是惟一的。”———德格印经院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组专家任新建
    “德格印经院的经版之所以刻得那么深,源于德格土司的奖励制度。德格土司抓一把金粉撒在经版上,再抚平。陷入文字缝隙的金粉就是刻版工人的工钱;为防止工人把经版刻漏,土司又要求两面雕刻……”勤措说。
    勤措(汉名越桂英)5年前从四川师大中文系毕业后,到德格印经院当解说员,每天穿行在印经院古老的建筑中,为游客讲一些文献上看不到的有趣故事。
    提到德格印经院,一般文献强调它是藏区三大印经院之首。然而在四川社科院康藏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德格印经院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组专家任新建(泽旺夺吉)看来,这种提法显然还不够。
    “德格印经院不仅仅是印刷厂,它还是藏文文献档案馆、康藏文化博物馆、雕版印刷技术的活化石、学术文艺交流中心……在全世界它也是惟一的。”任建新说。
     在中国,藏文古代文献数量仅次于汉文,而德格印经院储藏的藏文文献占全部藏文文献70%左右。德格印经院收藏木刻老经版近23万块,旧画版376块,加上后来民间征集到的和近年新刻的经版,印版总藏量在27万块以上。
      藏区其他印经院一般都附属于寺院,大多只刻印本门本派的宗教文献典籍。而德格印经院触角所及,宗教、天文、地理、历史、诗歌、绘画、音乐、医药、工艺、科技……凡是用藏文记录下来的文字著作,几乎来者不拒。德格印经院中最重要的文献经版当属宗教文献,可贵的是德格土司不拘泥于自家门派,藏传佛教黄、红、白、花各派经典悉数刻版收藏,苯波教(一种先于藏传佛教的西藏本土宗教)经典也堂而皇之地据有一席之地。
    1975年5月以后,经有关部门批准,德格印经院有限地开展印售文献业务,产品主要销给藏区寺庙、僧侣、农牧民,以及各地大专院校、科研院所。
    从藏学、宗教学专家的眼光看来,德格印经院的刻版件件都是珍品。其中珍品中的珍品当属《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该典籍的经版在德格印经院建立前26年(1703年)就已刻印问世,距今超过300年历史。
   《丹珠尔》印版库。德格印经院储藏了国内70%的藏文文献。
     当时德格土司自己出资,将《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刻在了1500多块经版上。这些经版之所以珍贵,不仅因为其年代久远。经版上面梵文、古乌尔都文(南亚次大陆的一种语言,文字在当地已失传)、藏文顺次排列,三文合璧,对于南亚、我国西藏的社会历史、语言文字、宗教文化的研究具有难以估量的价值。此经版已于2002年3月被收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德格印经院所藏的大量书版中,有许多珍本、孤本、范本,如《汉地佛教源流》、印度早已失传的《印度佛教源流》和藏族早期医学名著《四部医典》等稀世珍本。
    《甘珠尔》(包括经、律、论、三藏和四续部,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言教)、《丹珠尔》(印度、西藏佛教大师、学者、译师对《甘珠尔》的注疏和论著的集成)的刻版数量约占德格印经院刻版总数的三分之一强。印经院创始人却吉·登巴泽仁主持刻制《甘珠尔》时,曾收集当时流传的版本,聘请八邦寺著名学者司徒·却吉迥乃整理审阅,历时5年,共刻经版33748块;《丹珠尔》的刻制历时7年,共刻经版64512块。德格印经院的《甘珠尔》和《丹珠尔》刻版以其精准确凿而享有“范本”的盛誉。
    最奇特的藏品是300多块古藏族乐谱经版,看起来样子很像五线谱,目前还没有人能解读。专家说这些印版应该不是印经院雕刻的,而是印经院收集来的,具体雕刻年代不明。
    德格印经院所收藏的旧画版,把藏族传统绘画中的唐卡艺术融入刻版之中,是德格印经院木制印版的一个重大突破和创新。德格印经院所藏画版大体上可分为唐卡(藏式绘画的一种,多表现宗教题材)、坛城(即曼陀罗,藏传佛教的宇宙观示意图)、风马旗(印有经文图案,成串系于绳索之上的风幡)三类。据讲解员勤措说,有一块坛城经版已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了,那块经版就在二楼印画室的地上放着,薄薄的,已有开裂迹象。
    德格印经院于清雍正七年(1729年)破土动工,历经三代土司建成,耗时27年。印经院是康区“噶玛噶举”画派早期壁画保存较完整的地方之一。印经院内大大小小的雕塑色彩鲜明,线条流畅,栩栩如生。
    早在民国时期,中外藏学、宗教学、社会学学者就已云集德格印经院,调查研究,著书立说。古老的德格印经院不知成就了多少现代知名学人。
  传承270年手工技艺
    扎西朗加今年28岁,已经做了6年印刷工,算是德格印经院的老员工了。来印经院前,扎西朗加在家务农。他们的村长到德格印经院做了管理员,扎西朗加就跟来了。
    扎西朗加每天都要端坐在椅子上,屏气凝神,把经文印好。他每天的任务是印好2500张。
    “到这里先跟老师傅学了一个多月,就开始日复一日地印刷,每月能拿四五百元工资。今后就随缘吧,有可能回去继续种地,也可能一直干下去。”扎西朗加告诉记者。
      德格印经院的制版、制墨、造纸、编辑、印刷、校订,都具有“刻板印刷的活化石”的价值。学习期的一个多月里,扎西朗加学了裁纸、泡纸、研墨、印经院的工艺流程和规矩,还学了藏文。“学了藏文,印刷时才不会弄乱页码。”
      印刷一般的经文,扎西朗加面前摆着的是黑色的烟墨;而在印刷《甘珠尔》、《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等重要典籍时,扎西朗加就要去领取红色的朱砂颜料。
     
      印刷完毕,扎西朗加和他的同伴还要把书页挂在绳索上晾干,晾干后的书页交管理人员验收。质量合格的,就送齐书室理齐、磨平,经书周边涂红并捆扎,这就是成品了。印版用完后,交给洗版工清洗晾干,再涂上酥油,重新验收上架。
      与270多年前的先辈相比,扎西朗加的印刷动作没有任何区别。然而变化已经开始出现。现在扎西朗加用的是成都墨汁和雅安纸。而在过去,印刷的原料几乎都是土产的,墨汁由大杜鹃树的树皮烧制而成,造纸就更讲究了,原料取自一种叫“瑞香狼毒”的草本植物根须。“瑞香狼毒”含轻微毒性,所以造出的纸虫不蛀,鼠不咬,久藏不坏。“瑞香狼毒”根须分内、中、外三层,可以分别制造三种质地不同的纸张。中层造的纸是一等纸,纸质细腻,色略白,为德格土司公文专用纸;内层和外层合用造出的是二等纸,是德格印经院的主要印刷用纸;三层合用造出的纸是三等纸,质地较差,一般用于包装或印刷风马旗。
      目前,印经院有25位扎西朗加这样的印刷工,都属于临时工,按月拿工资。他们都很羡慕制版工,那是技术含量最高的工作。像所有的手艺人一样,印经院的40多位制版工都是家族性的,他们拿的是计件工资。
      德格印经院的制版工才有资格做坯板。坯板上的文字用两种方法写成。一种方法是将藏文直接反写到坯板上,另一种方法是将文字写在纸上,再把纸贴到坯板上,等字迹自然渗透到木材纹理里。
      自创立之日起,德格印经院就规定,每人每天只能刻一寸版面。从书写到刻制完毕的全过程中,文字总共要经过约12次校对。
      刻好的经版经校对无误后,放进酥油锅中浸泡一天,取出晒干,再用一种名叫“苏巴”的植物根须熬水清洗、晾干后入库。这样加工过的经版,历经百年依然不腐不裂。
  10年,6200部《大藏经》
    
    甘孜自治州文化局主办的《康巴文苑》2003年1-2期合刊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德格印经院保护管理之拙见》的文章,文章的看法和措辞都相当尖锐。作者扎西次仁认为德格印经院存在着“老经版过度利用、管理方式落后、人才配备不合理”等多方面的问题。
    作者的建议是,国家全额拨款,引进文博专业人员,将印经院博物馆化;利用声、光、电等手段将印经院的历史场景复原;将老经版作为文物保护起来,以备永续利用;用新刻的经版做印售业务。
    近年来,各方对印经院产品的需求持续增加。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德格印经院是否应像企业一样,市场有多大,产品就出多少?
    不妨引述两段文字:“从1979年至1988年的10年间,德格印经院各项收入累计达1600万元”;“1982年春起……不到 10年时间,仅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丹珠尔》)就印了6200多部”。一位专家说:“前些年确实是没白天没黑天地印”,随后又补充说:“这几年好多了。”
    从历史上看,德格印经院每年的印刷时间一般从藏历3月15日开始到9月20日止,每套经典每年的印刷量一般不超过25部。应该说,当时的收入是靠高昂的价格来保证的,而高昂的价格又是靠限印实现的。据说在乾隆年间,一套墨印藏文《大藏经》价值80两银子,朱砂印的值160两,金水印的值1600两。
    扎西朗加说,现在每年限印10套《甘珠尔》和《丹珠尔》。印一套3万多页的《甘珠尔》或6万多页的《丹珠尔》,需耗时一两个月。但据悉,现在每套《甘珠尔》才能卖8000多元,《丹珠尔》要略贵一些。记者了解到,目前德格印经院承接印刷工作的方式很像印刷厂,基本上是谈好价格就印,没有任何版权保护措施,盗版、仿冒产品严重地损害着德格印经院的经济利益和产品声誉。按说德格印经院目前的承印方式也源自传统,但这个传统确实落伍得难以维持了。据悉,有关方面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目前的门票收入更指望不上。勤措说,今年五一黄金周每天门票收入只有2000多元。
    可见靠卖印刷品和门票来实现完整的文物保护是不可能的,但增加员工福利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愿这些福利不会成为印经院“没白天没黑天”印刷的动力。
    国家对德格印经院的投入不算小。从1979年起至1998年,国家对德格印经院小型局部维修四次,大型维修一次。大型维修历时3年整,仅黄金就用去5斤多。
    德格印经院自建立到现在几乎没遭到过重大打击。惟一一次较大的损失发生在清末,德格土司兄弟争权,土司家的一位女眷趁乱偷走两万多块书版卖掉了。
 


德格印经院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da847198ad8a9418fa804e2a3104a42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