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网,中国高端私人订制旅游品牌之一!始于2003年  登录 | 免费注册

028 85067800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四川旅游 > 甘孜州旅游 > 新龙

新龙


       新龙雅砻江大峡谷两边山岩林立,犹如进入了一条古老的隧道。按藏传佛教的说法,这个大峡谷是去往“地之肚脐”的通道。据佛经记载,在这个雪山环抱的卡拉巴王宫中的赞普及朱古拥有超自然力的最高智慧,通过至今没有能行走完的名为“地之肚脐”的神秘通道与整个世界进行沟通和联系,从而牢牢地控制着世界,让世界始终处于均衡状态。在此肚脐中,有天国的庙宇,有无数的珍宝和法器以及各司其职的神灵……在通往肚脐的隧道里,长满奇珍异树,并有咆哮之巨龙卧于当中,且有卡瓦罗守防……而雅砻江当之无愧为巨龙了。
雅砻江大峡谷的地质、地貌比较复杂。两边的山为沙鲁里山,自北向南贯穿全境,为中生代三叠系地层,呈“V”字形的深切割高山峡谷。这里春秋连季,冬长夏短,日照充足。年平均气温为7.4℃。两边森林的树种极为丰富,有质地细腻的鳞皮冷杉、鳞皮云杉,还有用以造纸、工业、家具的川西云杉、黄果冷杉、高山松、高山栎等,生命力非常强盛。鳞皮冷杉这种树木要分公树和母树。母树每到30年成年后就会结出树果,以风播种。沿途岩壁上长出的小树苗就是风播种的,形成一种奇观。藏家特别喜欢用这种树木修建房屋。
峡谷里每到4—6月份便是高山杜鹃花的世界。这里还盛产奇珍:虫草、贝母、黄芪、羌活、牛黄、雪莲花、****味、麝香、鹿茸豹骨、水獭肝、秦艽、党参、熊胆等。
新龙,藏语称“梁茹”。对其地各有多种传说。
传说之一:远古天地分明时,雅砻江两岸都是群龙生息之地,这些龙均为一条巨大的母龙所生。母龙就盘桓在县城后夏热山,其山势如卧龙饮水,官寨就修在龙头上,所以当地人称比此地为“主母宗(母龙)。
传说之二:当年格萨尔王南征北战,占领此地后其爱妃珠牡曾居住县城官寨,故得名“珠牡宗”。
传说之三:元初,当地著名喇嘛喜绕降泽观见元世祖忽必烈,曾施展法力将一铁矛挽成疙瘩,深受元民祖赏识,赐名“瞻对”(意为挽铁疙瘩人)并封为土司。异国时期,对藏区土头实行怀柔政策,为表明教化之意将瞻对改为瞻化。
新中国成立后,实行民族团结政策,取缔歧视藏民族之“瞻化”之名,并以藏语昔称“主母宗”,改称“主沙”,赋“龙获新生”之意,更名为新龙。
     
土木寺石祖的传说
新龙县大盖乡西部,有座建于藏历第十五绕迥阳火猴年(1896年),颇有名望的宁玛派寺院——阿色土木寺。在该寺院内的草坪上横放着一根长约7尺,直径为1.56尺,酷似男性生殖器的天然圆锥形青石。
相传,此石是红教祖师莲花生大师派白若杂纳俟寺庙建成后作为“镇寺之宝”供放在大殿后面的。也还传说此石是土木寺其多活佛在当地河滩上发现的,在这男根石近旁,尚有一酷似女阴的石头与之相配。男根石系由四、五十个喇嘛抬到寺内来的,女阴因长在一巨石上,无法搬运,只得舍弃于原地。
宗教界有关人士讲,发现这类象形物,系修习大自在天(天神名)获得证果的迹象(修学佛道成正果者的外表行迹)。此种物品具有克地煞(星象学家所说某地一特殊地形地物,如岩石、树木等对当地运气有不利作用者。)之功能。故有的藏民自家楼**的外墙上用一长两的石头嵌成男根形状,以克地煞。亦有民间传说称,这类男根象形物刚劲有力,雄勃坚挺,是拴力大无穷的大象的橛子。大象拉扯橛子,一旦男根石倒向自己,大象便会害羞,这样综就再不拉扯了,所以认为只有这种“橛子”,方能拴住大象。另据说一些身患不孕症者到该寺拜佛祈祷,并在夜里抚摸、跨骑该石,便会喜得贵子。  

       新龙—雅砻江畔的绿宝石
       新龙,藏语名“梁茹”,意为森林间的谷。
        昔称“瞻对”,意为铁打成疙瘩。县城驻地,藏语称“珠母宗”,意为雌龙,因城后夏热山形如卧龙;解放后,藏语改称县城为“主沙宗”,“沙”意为新,寓为旧龙换新,故名。后来更名为新龙,寓“龙获新生”。
  交通信息:每天有两班车从甘孜开往新龙,分别是早上8:00和下午14:00。这些班车属私人车,发车时间并不准时,经常要等客满后才开,而且车上会塞满在甘孜采购的货物,票价30元/人。
  住宿:在新龙可住在布鲁曼大酒店。
  康藏第一奇洞 拉扎呷山溶洞
     

  在新龙和平乡境内,有座驰名藏区的拉扎呷神山。关于此山,相传古时一名僧人云游此地,见此山峰洁白美丽,山麓下拉曲河蜿蜒奔流,遂取名“拉扎呷”,意即拉曲河畔的白石山,人称此为观世音神山。每逢虎年便是朝山年,前来转山拜佛的人更是络绎不**。
  从县城驱车顺雅砻江而下,行约五十余公里,跨过格日吊桥,来到竹庆村,便可观见拉扎呷山,拉扎呷山象一座古老的铜钟,在连绵起伏的群山间巍然而立。雨过天晴,那皑皑银峰从雾中脱出,远望山下,莽莽苍苍的山林,嵯峨苍秀,林海上空,霞光烁耀,景色万千,真是“浮云不其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据藏文史籍《拉扎呷山考》记载:“此山宛若白银铸成的金钢杵。山内藏红花、菊花、莲花等争相吐艳,各种珍贵药材尽集其山。林中野人、蟒、虎、豹、獐、鹿、熊等野生动物繁衍,各种鸟儿发出悦耳的歌声,使人心旷神怡……”书中把拉扎呷的自然景观,描绘得更加神秘多姿,使人迷离欲往。
      拉日马群塔 神山脚下的传奇
  拉日马神山脚下有许多用石板砌成的佛塔。这些佛塔群既体现了藏传佛教的观想,同时又是一处艺术殿堂。当地有个说法,凡绕这座佛塔及神山转一圈,也就相当于念了113亿次“六字真言。
  五彩缤纷的拉日马群塔,是一座用成千上万的石片刻着的一百零八部《甘珠尔》经文的彩塔。据说围着彩塔转三圈定会心想事成。
    
      新龙-走向大地的“肚脐”
  新龙,藏语名为 “梁茹,意为“雅曲(雅砻江)河谷地”。新龙是康区雅砻江河谷中一块五彩林苑。如果真有创世说,上帝创造它的时候心情特别好,因而它的草木、山川、人物,处处浓墨重彩,绚丽多姿。为了让它永不褪色,上帝将它装进了高山深谷形成的画框中,以阻遏外界擅入。所以川藏南北线,茶马古道北线走康定-道孚-甘孜-德格-昌都;南线走康定-雅江-理塘-巴塘-芒康,始终绕开新龙......
  据县志说,外界与新龙交通甚难,当地藏人在**壁窄道上相遇,双方的马无法错开,甚至不能原地调头后退。这种情况通常的解决办法是:迅速估定马价,商量好赔付后,把劣马推下悬崖——谁的马次一点谁倒楣,得到对方赔偿后退回家去。看来上帝的画框确实屏蔽了外界对这个地区的扰动,当然它也就不那么热衷与时俱进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千百年的人文历史在这里越积越厚;亿万年的自然风光愈演愈美。自远古迁徙而来的新龙人,在此传承着剽悍阳刚的古羌精神,蓄养了康巴令人眩目的梁茹文化。
  新龙地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腹心地带的雅砻江河谷中,周边与甘孜、炉霍、道孚、雅江、理塘、白玉、德格等七县交界,面积约9183平方公里,人口4.3万。县治茹龙镇,距康定485公里,距成都847公里。新龙地属沙鲁里山脉,位于横断山系中央。当然,新龙现今高山峡谷的险峻地貌并不是上帝之手创造的,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潘裕生解释说,新龙地区是在两亿年前后的一次造山运动中由海洋变成了陆地,以后大约从五千万年以来受喜马拉雅运动的影响,大地抬升,风化剥蚀,河水迅速下切而逐渐形成的。
  藏传佛教有旧说,称雅砻江河谷实为“地脐”通道,卡拉巴王宫的朱古赞普通过它联系并控制世界,新龙的位置,就仿如是康区这个壮汉上的肚脐。
  新龙男人头上的红发辫,传说是他们的祖先用殷红的血染成的!1848年,新龙人波日·贡布朗吉,又名布鲁曼,聚众起义,历时17载,先后占领并控制了昌都、玉树、果洛、理塘等25部族横亘千里的大片地区,威震康藏。清廷5次出兵,动用川、青、藏及大小金川兵力合围。波日·贡布朗吉兵败后,与部属一道在新龙点燃波日寨自焚于烈火中。
  新龙是历史的弯道
  新龙的确是独特的,不仅是在康区中,也不仅是在藏人中。新龙的独特源自这支民族非凡的历史文化,这个文化就像雅砻江和横断山脉的走向一样,自北向南地流淌着,已然数千载。
  苯教是藏族最原始的本土宗教,信众与寺院分布在广袤的藏区中,而苯教最大的寺庙及其大藏经——《甘珠尔》惟一完整的手抄孤本却在新龙。格萨尔王是所有藏人心中不灭的神明,1038年出生在德格县北部的阿须草原。千百年来有关格萨尔王的英雄史诗,被民间艺人代相传唱,口耳相授,然而上世纪初藏学家任乃强先生却在新龙发现了它的手抄文本,格萨尔因此越出藏区为世界所知!藏历“十三节”这一藏人习俗,已在大部分藏区湮没不存,惟在新龙格外隆重。关于新龙藏历 “十三节”的来历,源起格萨尔王到达新龙,在与邪恶的妖魔大战得胜的这一天,恰逢藏历十三,广大民众为纪念英雄格萨尔王的丰功伟绩,把这一天定为本地喜庆的日子,并一直传承下来。“十三”节前夜,当夜幕降临,静谧的村庄开始热闹起来,村庄里的男女老少都点燃麦秆做成的火把,在自己的房前屋后口念咒语驱除妖魔鬼怪。家家户户不分男女老幼手持火把向空旷的田野聚集,呼喊着妖魔鬼怪的名字,然后共同把火把扔到一起形成熊熊大火,人们把鞋里垫了一年的草垫也扔进火堆里烧掉,接着在火堆上跳来跳去,预示祛除恶魔,霉运到头,好运即将开始。“十 
       在中国版图上以兴安岭和云贵高原为两点画直线,则东部多属诸夏民族,而西部多属诸夷民族。这一现象,无疑缘自上古时期的夷、夏之争。征战持续千年,夏族集团未能越过长江南下。但诸夷部族支系繁复,所居地广,往往各自为政。于是夏族集团频繁利用诸夷间的矛盾,达到“以夷制夷”的目的,诸夷在与夏族的反复争战中败多胜少,渐至一蹶不振。“舜流四凶,徙之三危”,其实已经为夷族集团退出中原画上了句号。而自殷商之后,典籍中不再出现共工、蚩尤、九黎、三苗称谓,而代之以“蛮”、“戎”、“羌”的别称。这标志着夏族已居于正统,在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中,夷族已被斥于化外。
  所谓“舜流四凶,徙之三危”,实际上就是诸夷主体被迫退至他们最初的发源地三危。三危,应指岷山、河湟、河曲一线的大片地带,而并非唐代史家所说在敦煌三危山。《水经注》说: “西羌者,自析支(即黄河)以西,滨于河首左右居也谓之河曲羌也。”这是说,三危在黄河源区。羌,在此时已成为泛指游牧为生的诸夷部族。
  自三危起,诸夷掀起了南向与西向的大规模迁徙浪潮,并很快在横断山各大水道繁衍开来。
      诸夷西、南向迁徙的最初阶段,在历史研究中仍有多处盲区,文献亦语焉不详。这是强势文化的冷漠。例如新龙及其周边康区的历史,在文献史料中最早只能溯至秦汉时期。秦厉公时,羌人领袖爰剑从中原脱逃至河湟,畏秦之威,携部落南下,西出河曲数千里。其后子孙繁衍分化为150部族,其中9支在黄河源以西,进入了青藏高原;他们当中的发羌、唐旄深入藏南,成为吐蕃先民。其余皆在今甘青南部、川西阿坝甘孜两州及川西南地区。
  两汉之际,新龙及其周边康区属白狼羌领地。据《后汉书》,其时白狼国度自岷山斜跨数江至川西南,有户130余万,人口600多万,可称康区大国。晋人左思《蜀都赋》云“于西则右挟岷山,涌渎发川,陪以白狼,夷歌成章”说的是白狼国曾一度要求内附于汉,并歌颂汉德。白狼,乃党项羌之一部。因而新龙人所讲的木雅语,类属党项语,可以说是党项语的“遗孤”。
  至隋时期,新龙及其周边康区,已为附国。附国其实是个松散的同盟体,其东南面为嘉良夷,在大渡河流域。民居多傍山险,垒石为高窠,形似碉楼,以避仇杀。这就是今日康区深山中常见的碉楼雏形。南面是薄缘夷,当为今稻城、木里、香格里拉一带,风俗与嘉良相同。北面是连绵的高山接于党项,这时党项羌已退至北面谋求归化。附国之东北为女国。因为在西藏西部阿里地区已有女国载于史,附国所辖女国称东女国,其中心在大金川上游地区。
  公元7世纪初,崛起在藏南雅隆河谷的吐蕃王朝,以拉萨河、雅隆河流域和雅鲁藏布江上游地区为“卫藏”(即本部之意),迅速向青藏高原东部和北部扩张。吐蕃将新征服的这大片土地称为“多康”,意为本部的外围地区,多康范围内的人称“康巴”。康区之名由此产生,新龙也连同康区被并入吐蕃。其后因朝代更迭,建置鼎革,从民国至今,康区已分属川、滇、青、藏四省区,区划在四川最大。
                                                                                                                                


新龙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da847198ad8a9418fa804e2a3104a42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